網上真人在線投注

  • <tr id='J9Mvk5B'><strong id='Q4Oms'></strong><small id='JQMon'></small><button id='nneFfGc'></button><li id='bmUKR'><noscript id='KclTt'><big id='1YRHs'></big><dt id='r4U9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gJFYOI0'><option id='gowqh'><table id='lqPnI'><blockquote id='erZFPvY'><tbody id='dwgO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mO4llv'></u><kbd id='DDYbu6'><kbd id='TFlBk1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cYnSrlW'><strong id='v8q8cRR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HJYEK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F1m83M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xjBsG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3nWch'><em id='E7Hi4LBO'></em><td id='DuvcuO'><div id='IxLz0m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Evu31'><big id='T9m99'><big id='KACSlu'></big><legend id='R6Jrwbq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ljhRed'><div id='WkzQkGP'><ins id='4XtQu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WfOAYr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9FO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4paYEQw'><q id='iLHAv7b'><noscript id='XxlTH'></noscript><dt id='TkIoU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HZSd'><i id='v6f0Yz'></i>
                通知公告
                校友回憶
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八中校慶 > 校友回憶
                八中憶舊——苗圩
                發布人:管理員 信息來源:admin 發布時間:2016-05-19 16:56:53 閱讀次數:8430次

                苗圩—八中憶舊

                2016-05-17 苗圩 




                苗圩



                合肥八中校友,曾任湖北省委常委、武漢市委書記,現任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、黨組書記。這是2006年合肥八中50周年校慶時,他撰寫的文章,現摘錄其中二段和大家分享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是合肥八中1974年的畢業生,今年已過知天命之年。五十年轉迅即逝,回首往事,感慨頗多。但從1969年到1974年在八中度過的5年,卻是難忘的5年。在那裏我學到了知識,更重要的是學會了怎樣做人。忙裏偷閑,把一些片段記錄下來,也算對母校50周年校慶獻上一片學子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時八中的老師對我們日後的影響是很大的。數學老師薛海泉,那時他還是單身一人,我們幾個要好的同學常立釗、吳建國、張毅等是他在操場邊一間宿舍的常客。他除了給我們課外補了許多課本上不講的內容外,還推薦“文革”前的一些書給我們。數列和極限、數學歸納法都是這麼學的。讓我們終身受益的是自學能力,這一點在日後學習和工作中受益匪淺,在上山下鄉的過程中,盡管看不到再有學習的機會,但是我自學了《微積分初步》。在恢複高考後第一次考試中,數學試卷最後一道題附加題20分,我至今還記得,題目是三個正方形並列,從一個頂點向相對的頂點分別連三條線,讓我們用三種方法證明第一個夾角是另外兩個夾角之和。我非常得意得把它全拿下了、另外有一題是求最大值,我知道解法不能用高等數學,但是在結果算出後我很快用導數驗算證明無誤。




                這些都得益於老師對我們自學能力的培養。教我們幾何和製圖的是蘇淳老師,那時就聽說他是“文革”前合肥一中的高才生,保送上的北京大學。瘦瘦的身材,帶一副眼鏡。隻可惜那時的教材非常簡單,強調實用,記得講相似三角形是如何測量電線杆的高度,在太陽光下立一個一米的尺子,量出影子的長度,再量出電線杆影子的長度,用比例算出杆長。這樣的內容對蘇淳來講可能是英雄無用武之地,但是師生友誼多年不忘。20多年後我女兒參加數學奧林匹克競賽時,在參考書上看到他名字,輾轉聯係到他,電話中回憶往事,複雜的心情難以言表。







                還有劉世民老師,那時他剛剛大學畢業來到學校,他教我們政治,受當時環境影響我們那時個個都是小政治家,毛主席語錄背得很熟,對時事政治也很關心,林彪在位時常講人民軍隊是毛主席締造林副主席指揮的軍隊,林彪出事後我們批判林彪時聽毛主席說過:難道締造的人就不能指揮嗎?有一次政治考試有一道填空題,問什麼是推動曆史前進的動力。標準答案應該是階級鬥爭,由於我沒有複習好,錯誤地記得“人民,隻有人民才是創造曆史的主人”。把“階級鬥爭”錯答為“人民”,為了爭回這一分,我想到毛主席的關於軍隊的論述,與劉老師狡辯說創造的人難道不能推動嗎?最後劉老師也許不願跟我一般見識,也許真的說不過我,最後以兩個答案都算對了事。至今想起我還有愧對老師的感覺,也許劉老師早已忘了此事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最使我難忘的是我們的班主任,語文老師萬國君,她接手時我們班是一個比較差的班,在她的教導下,5年下來,我們班同學大多在後來走向社會後都成為有用的人才。我記得她對我們超出了對她的子女,每天從早到晚從沒有八小時之說。她來八中時年紀已不小了,那時她就住在校園裏,我是班長,除了上課時間,隨時有事都會找到她。她從沒有厭煩過,總是孜孜不倦地幫我分析和解決問題。她是那時為數不多的教師黨員,時時處處想到把條件最差的留給自己和三班(後來由於很多初中同學沒上完,十四五歲就參軍到部隊去了,如我們班的戚德光、萬文輝等,學校隻好重新編班,也不再叫連排,我們編為三班),我們從她身上第一次看到了什麼是共產黨員。




                野營拉練她和我們一起徒步走到舒城縣舒茶公社,用了大約十幾天時間,在挖防空洞時她也和我們一起下到井下,一幹就是幾個班,學農勞動時同學都睡了,我還看到她為第二天的事在忙著。







                高中時她以超人的勇氣組織我們兩次到外地參觀,一次是到淮南煤礦參觀萬人坑,一次是到南京中山陵,大家想一想,以一個女性,帶著五十個不太懂事並很調皮的學生,到那麼遠的地方,她要承受多大的壓力。



                就是在今天,我已經是一個領導幹部,讓我去組織這樣的事,也許還難以做得這麼好,聽說第二次回來後,還有人說她喜歡遊山玩水,是資產階級情調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她究竟是為了什麼?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來報答她,唯有在各自的崗位上做好每一件事,她看到我們的成就我想會比什麼都高興的。









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  2016  ©  合肥市第八中學  |  校慶專刊   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  貴州得林環保設備有限公司